細蕗ㄝ

草芥集:

中国式伤痕。

上一次更新已经是两个月之前的事儿了,期间并不是蛰伏,更不是什么养精蓄锐,而是忽然间失去了再玩的兴趣,幸好我不是什么签约作家之类,估计要是我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随性作风,约稿方绝对会崩溃。

这几天有点粉丝猛涨的意思,诧异之余,却是也警醒自己,还有这一方田地荒疏得确实有点久矣,当时的初衷本来是用以整理自己的照片,仍又回到菲林拍了一堆,却丢在一边不闻不问的老样子,实在是不该。

平安夜,在酒店整理照片,发现自己居然拍了不少中国特有的牛皮癣的画面。话说遍布我国的“办证”涂鸦,到底有多少人会拨打这些号码,他们到底又会办什么证件,办了这些证件到底又作何用,细细想去,这其中又蕴藏着多少故事,呵,谁又能知道呢。

从另一个角度想,到底是先有需求再有供应,还是这是一个被逐渐培育出来的市场呢?我猜,总应该是确实有需求市场,才会有人提供这样的服务吧。其实这些制作假证件的地下作坊,简直是一个创意工厂,为客户虚拟出各式各样的社会身份,不由得颇为佩服。

放眼寰球,估计也只有我国人,从小到大都需要各种各样的证件,标注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,学生证、教师证、士兵证、军官证、结婚证、离婚证......而官方正是通过这些证件,掌握和管控着这十几亿子民,不可不为之叹为观止。

而这些留存在世间的真真假假的证件,至少可以说明在这个独有的社会,人与人之间脆弱的信任结构。社会生活中需要出示的证件越多,越表明社会关系潜藏的伤痕尚未弥合。这样的创口从1949之后撕裂,在65年后的今天,虽有好转,但仍未痊愈。

这是中国式伤痕,也是中国式风景。伤痕让人痛楚、风景让人麻醉,至于是醉是痛,还是随它自行存灭吧。

圣诞快乐。
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細蕗ㄝ草芥集 转载了此图片